韩国护士讲述疫情:有患者说“干脆给点药弄死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3-16 18:21

韩国护士讲述疫情:有患者说“干脆给点药弄死我算了”

从1月下旬韩国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开始,当前韩国国内累计确诊病例已达8086人。


在超过50天的时间里,站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无疑感触最深。韩媒近日报道了一名韩国护士,她以自己的视角讲述了抗疫过程中的细节。


刘护士身穿防护服,拿着患者的饮食和药物走向病房


据《韩民族日报》3月10日报道,这名护士叫刘莲花(音),29岁,照管着有10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大邱漆谷庆北大学医院负压隔离病房。而大邱是韩国疫情非常严重的地区。


“防护用品大战”


抗击病毒的日子拖长了,几天前医院方面就已经进入“防护用品大战”。


“老师,防护服没有M号了。”


“那就穿别的!消毒纸巾也要省着用,进不来货了。”


3月5日上午6时20分,刚刚上班的刘莲花,拿起了那套最小号(XS)的防护服。


指示随时都在变。医护人员的群里每天都有新通知。两天前就通知说,今后打扫病房时要用KF94口罩(普通口罩),不要使用N95口罩。


这天又有通知:“确诊患者的病号服从今以后不许扔掉,洗洗接着用。病号服可以用消毒液喷雾器处理,然后再拿出来用。”没有有关可能暴露于感染风险的内容,也没有有关防护装具的内容。


报道称,随着抗疫进入“持久战”,物资与预算资金开始不够用,于是工作指南时时刻刻都在变,各种指示之间还产生了空挡。


“我的工作表尽管排,不用考虑休息”


刘护士从2月20日起在负压隔离病房负责新冠肺炎确诊患者。


早上5时40分被闹钟叫醒,刘护士过去半个月里一次也没有连续休息过24小时,因为她给院方说过,“我的工作表尽管排,不用考虑休息”。


疫情初期,她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八年的老护士,这么做是应当的。可是到了第三周,就出现了体力不支。因为是离开家在医院宿舍生活,饭也吃得不好。闹钟响了两次,五分钟后刘护士这才起床,马马虎虎洗漱一下,就出了宿舍门。


到了班上,办了交接,也不用谁来督促,首先打开物品存储柜,取出消毒纸巾,给护士室消毒。电话机,键盘,鼠标,门环,条形码扫码器,还有椅子……凡是手能接触的,都需要消毒,但纸巾不能多用。这也是“防护用品大战”的影响。“从这周开始,每个人给护士室消毒时,只用一张纸巾。虽然有点不放心,可是没办法。”


“干脆给点药弄死我算了”


“喂,这可不行,老师!”正在查看监控的护士一下站了起来。屏幕上,一号病房的患者摘掉了鼻氧管站在那里,测量患者血样饱和度的仪器也摘掉了。


刘护士走进一号病房,让患者坐下,重新给他插好鼻氧管。


“您怎么起来了?是憋得慌吗?”对于刘护士的询问,患者没有反应。又大声问了一次,患者这才点点头。本身有点耳背加上护士戴着口罩说话,这种情况是常有的事。


对于身体无法自理的患者,护士要给他们喂饭,首先要让患者躺到床上,然后调节病床的角度。独自一个人去移动80多公斤的患者,防护服里顿时涌出了汗水,防护镜上也结了水珠。眼前蒙蒙一片,看不清患者的样子。


因为隔离生活过得久了,患者可能变得有些抑郁,这几天哪怕饭来得稍晚点都会大声喊叫,“饭都凉了,怎么吃呀!”有的患者甚至说“干脆给点药弄死我算了”。


此外,因为护士们戴着多层手套,如果静脉找不好,有些患者还会发火。


像吸吮一真人斗牛牛下载样吃桶装方便面


到了开饭时间,护士们一个个聚到更衣室来。更衣室里有一张四人用的小桌子,一次只能坐两个人。因为用餐时间不能戴口罩,所以规定不能对面而坐。


8名护士必须两人两人地轮流用餐。两人面对着墙,几乎像吸吮一样对付着桶装方便面。眼睛也不能对视,说话时得捂住嘴。


这天,周围餐馆捐助的炖鸡送到了病房区,同时送来的还有一封为医护人员加油的亲笔信。


刘护士说,“看到这些,让人增添了力量”,可是这顿饭她并没吃好。夜以继日战疫情,病房区没有什么定点的吃饭时间。


“不能想办法让我见上患者一面?”“可以给患者送点水果吗?”等接完监护人的电话,饭点早就过去了。


“真是一日如三秋啊!”


下班时间到了。8小时后,病房区再次出现略显无力的寒暄,“你好,来啦。”


仅仅看脸色,很难分牛牛游戏下载安装 好友玩的出来刚来上班的夜班和要下班离开的白班。换着衣服,护士中不知谁感慨了一句“真是一日如三秋啊!”


刘护士把交接班备忘录交给夜班,并叮嘱说“一号房患者要仔细盯着点儿”,然后进了淋浴室,身后传来夜班护士在淋浴室外面叫喊的声音:“那个患者又拔掉了鼻氧管!”


睡在床上,依然担心


回到宿舍,一天的工作算是结束了,但刘护士的一天还没有结束,她还要为即将到来的新室友打扫房间。


刘护士宿舍内部,已经半个多月没回家,先前从家里带来的锅、碗、一次性用品等


刘护士住的是单人间,新室友来了之后就得有个人睡地板了,但她不想有任何抱怨,因为还有一半的护士们在抽签中连这样的小房子也住不上,他们吃住就在多余的病房区里。


上了床,依然是担心。“口罩就要不够了,在护士室使用的口罩得限制到一天一只”,“清洁工们带的是普通口罩,这事儿得有谁去反映反映”。


最爱斗牛

就这么想着想着,时间一到11点30分,刘护士就马上熄灯,放下手机,因为她明天还要以笑脸去面对那些摘掉鼻氧管或拒绝进餐的患者。


近来,韩国新冠肺炎感染人数在降低,疫情呈现减弱趋势。不过,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本部长郑银敬3月13日着重提到,最近集体感染的情况在增多。可见,抗击疫情仍不能松懈。